小鱼儿论坛455cc

小鱼儿论坛455cc

参加黑社会组织渭南多人被起诉


发布日期:2021-09-07 06:54   来源:未知   阅读:

  被告人刘某,男,汉族,初中文化,现住渭南市华州区某村,户籍地同现住地。2008年1月15日因抢劫被西安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一年,2019年6月12日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渭南市公安局华州分局依法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潼关县看守所。

  被告人李某,外号“某伦”,男,汉族,小学文化,现住渭南市华州区某村,户籍地同现住地。2013年6月,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2019年5月31日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渭南市公安局华州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7日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潼关县看守所。

  被告人王某,男,汉族,中专文化程度,现住地渭南市华州区某小区,户籍地同现住地。2019年8月27日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现羁押于华州区看守所。

  被告人梁某某,男,汉族,初中文化,农民。2019年11月8日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被逮捕,现羁押于华州区看守所。

  被告人侯某某,男,汉族,初中文化,农民。2012年10月9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华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2018年5月4日,因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被渭南市公安局华州分局刑事拘留,6月3日变更措施为取保候审,2019年5月29日因涉嫌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被渭南市公安局华州分局依法变更措施为监视居住至今。

  被告人鲁某,男,汉族,小学文化,现住渭南市华州区某村,户籍地同现住地。1997年因强奸罪被华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莲花寺监狱服刑,2005年6月刑满释放;2009年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华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华县看守所服刑,后一直在家待业。2019年5月23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渭南市公安局华州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逮捕,现羁押于华州区看守所。

  本案由渭南市公安局华州分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刘某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以被告人李某的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以被告人梁某某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以被告人王某、侯某某涉嫌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以被告人鲁某涉嫌寻衅滋事罪向我院审查起。受理后,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现已审查完毕。

  2013年9月,黄某乙组织成立了“华县永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投资公司”),主要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高利放贷业务。2015年底,由于非法贷款无法按时收回,以黄某乙为核心拉拢、豢养多名前科人员组织成立“清收队”,王某(已判决)、张某甲(已判决)、张某乙(已判决)、孙某某(已判决)贾某某(已判决)等人为组织骨干成员接受黄某乙直接领导,为组织颁布管理制度、管理组织成员、提供作案工具及经费,刘某、李某、梁某某等人充当“打手”为积极参加成员,向借款人、担保人及家属,采取暴力、滋扰、纠缠、恐吓等方式催收欠款,有着严密的层级关系,清晰的组织架构,明确的成员分工,稳定的人员组成。自2015年年底以来,被告人刘某、李某、梁某某在明知该组织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情况下,参与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多起违法犯罪案件。

  2014年1月2日,永安投资公司向甘某某放贷50万元(扣除5万元保证金,实际到手45万元),白某某为担保人,到期后甘某某无力偿还。2015年8月黄某乙按照组织既定工作流程,指使王某等人转向对有经济实力的担保人白某某实施暴力催收,让其替甘某某还账。由王某负责,指使被告人刘某、李某等人采取纠缠、骚扰等方式,多次频繁对白某某实施催收。被告人刘某伙同白某甲(已判决)将白某某正在使用的装载机(2014年花34万元购买)强行开走,2016年2月在白某某偿还10万元后,将装载机放回。

  2016年3月,黄某乙安排被告人王某对甘某某采取措施索要债务,王某遂指使被告人梁某某、孙某某、郭福磊对甘某某先后在良侯料厂办公室、永安投资公司、清收队租住的宿舍内限制人身自由共计十天左右。

  2016年8月,黄某乙组织继续跟进向甘某某追债,甘某某此时躲了起来。刘某伙同张某乙、白某甲、任少杰(已判决)多方查找甘某某下落,在临渭区甘的老家将其找到。以要将甘某某带回永安投资公司还债为要挟索要“封口费”。甘某某因害怕见到黄某乙,给张某乙等人8000元,之后四人将钱私分。

  2014年至2015年间,永安投资公司向党某某先后放贷45万,期限一年,其父亲党某甲和党某乙作为担保人。借款到期后,因党某某无法偿还高息。从2016年3月黄某乙组织“清收队”对党某某及其家人实施了长达数月之久的暴力催收。

  2016年3月,黄某乙组织决定让“清收队”跟进对党某某及家人催收,按照工作流程,被告人刘某伙同组织成员贾某某(已判决)、张某乙、黄某某、白某甲前往党某乙家中采取威胁、辱骂、恐吓、破坏摄像头等方式,强行让担保人党某乙还款,逼问党某某去向。党某乙及家人无法忍受羞辱和骚扰,无奈之下,当天下午17时,从外边将党某某叫回家中。刘某、黄某某趁机将党某某控制后强行拉上车,带至华州区永安城小区。在车内对党某某威胁、辱骂,逼迫其偿还借款,限制其人身自由直至次日凌晨2时许。党某某被控制人身自由约九小时,因遭受恐惧,身体不适被送往华县中医院治疗。党某某迫于清收队的催债压力,于2016年3月19 日服用安眠药自杀,因被家人及时发现送医院抢救。

  2016年夏天,被告人刘某某伙同张某、白某乙、黄某某多次来到党某某在华州区文体西路经营的“馄饨店”进行滋扰,致使该店铺无法继续经营。在党某某带儿子看病行至华州区惠欧超市西门口时,被被告人刘杰及黄某某拦住,要求还债。二人尾随党某某至华州区中医院并喊来白某某,三人继续向当某某要求还钱。面对纠缠当党某某被迫给三人500元。

  2016年8月,党某某及家人在“清收队”长期反复威逼下,党某乙、党某甲因无法忍受长期带来的恐惧,被迫将购买的永安城小区一套房产变卖,其中的24万元用于偿还在永安投资公司借款和高额违约金。认定上述实施的证据如下:被告人刘某供述;同案犯张某乙、白某甲、黄某某等人的供述;被害人党某某的陈述,证人党某乙、党银行等人的证言;住院病历,房产过户证明,辨认笔录及照片、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照片等证据证实。

  2014年7月23日,永安投资公司向陈欣放贷150万元,期限三个月,月息4分,以一辆价值477万劳斯莱斯古斯特轿车为抵押物和周某个人作为担保。借款到期后陈欣因无力还款,与黄某乙约定延长期限,并以58件红木家具为抵押。

  2016年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21时许,黄某乙组织安排华县“清收队”按照工作流程向担保人周某暴力讨债。被告人刘某伙同组织成员张某乙、白某甲、黄某某来到渭南周某住的临渭区怡泽园小区,骗其到永安投资公司说事为由,强行将周某拉到车上,控制后带到渭河大坝华州赤水段。车停在此处后,几人不断用言语威胁、恐吓周某,并以债务为由欲强行让周某用将他人车辆偿还债务,期间,张某乙等人对周某实施殴打、恐吓,次日凌晨1时才将其放回,时间长达4个小时。

  2016年1月26日,被告人刘某伙同组织成员王某、张某乙、陈佳(已判决)等人来到渭南市临渭区怡泽园小区周某经营的“齐胜汽车服务公司”,找到周某以索要欠款为由,提出要拉走公司家具抵债。周某以这个公司是与他人合伙不愿让其拉走,但又惧怕王某等人不敢直接拒绝。刘某等人将其中六件红木办公家具(价值82024元)强行拉走。

  2014年4月25日至2015年5月30日之间,永安投资公司向华州区汇豪家具城阳光林森家具店老板薛某某先后4次放款50万元人民币,月息1.5‰。

  2016年6月底至7月初,黄某乙安排组织成员继续加大对薛某某催账力度。被告人刘某、李某多次伙同组织成员持续对薛某某及其经营的家具店采取纠缠、恐吓、威逼的方式逼迫用家具店抵偿债务。2016年7月7日15时许,黄某乙酒后带领被告人刘某、李某及白某乙、黄某某等多名清收队员再次闯入薛某某的家具店进行滋事,因不满薛某某的还款进度,无故对薛某某辱骂、殴打,声称该店此后是自己的了,与薛某某再无关系,并亲自动手撕毁票据、砸坏家具及其装饰等物品(价值300元)。薛某某看因门店被占产生轻生念头,割腕自杀未果。黄某乙在得手家具店后,指派黄某某、刘某等人变卖家具,将部分家具以137000元变卖,后将剩余的家具转移至莲花寺镇“华乾面粉厂”一仓库内,经物价部门鉴定被转移的家具评估价格为26500元。至此薛某某常年流落他乡,至今不敢回华州。

  2014年3月10日,杨某某向被告人黄某乙借款20万元,李某丙、温某某为担保人。因无法联系杨某某,2016年3月,被告人黄某乙安排王某、贾某某带领被告人梁某某、朱刚、孙某某、杨锋光、郭福磊等人多次到华州区华州镇西关街李某丙经营的“瓜菜技术服务部”采用上门滋扰、锁门等方式逼迫李某丙偿还债务,致使李某丙无法正常经营,并关门歇业。

  2014年8月,张某丁向李某戊放贷50万元,之后又将该笔债权转给其弟张某甲。张某甲又指使手下张某乙等人负责此笔款项催收。被告人刘某伙同张某乙、黄某某、白某甲多次前往李某戊经营的“麒麟餐饮公司”实施催收,并索要每日利息1000元。2015年8月17日晚上,张某乙因李某戊不能按时偿还利息,纠集刘某、黄某某持甩棍、喷雾剂闯到李某戊办公室,对李某戊进行殴打,砸坏茶几,破坏窗户玻璃的方式进行暴力讨债。

  2014年期间,张某甲经营的“汇通融信公司”放贷给李某戌的母亲巩某某。因其经营的生意不景气,偿还不了借款,2016年2月张某甲指使手下人员对巩某某暴力催债,巩某某为躲避索债滋扰而失联。2016年8月一天,张某甲因找不到巩某某组织刘某、李某等人寻找李某戌,让其替母偿还债务。在瓜坡镇良侯村附近发现李某戌并将其强行扣留,随即向张某甲汇报情况。张某甲遥控指挥,张某乙具体安排,由刘某、李某等人将李某戌带至渭河大坝北的田地内,对其实施捆绑、电击、恐吓等行为。随后,刘某、李某等人将其带至华州区华州镇王什子村东的田地内再次实施殴打、电击、恐吓。因李某戌本人确无还款能力,刘某、李某等人将其转移至瓜坡镇“金星招待所”一客房内拘禁一晚并要求其联系附近亲属偿还欠款。李某戌多方联系未果后,刘某等人便将其带回“汇通融信”公司后院一房屋内拘禁长达四天之久。

  2013年9月,黄某乙组织成立“华县永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及高利放贷进行大肆获利,被告人王某从公司成立初为黄某乙司机逐步升任为该公司办公室主任,管理“清收队”日常工作及后勤保障。2015年10月,黄某乙组织为垄断“二华潼”石碴市场,成立“华州区永安贸易有限公司”。2017年4月,黄某乙组织不再满足囤积石碴,以成立“渭南市华州区康洁建筑垃圾处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洁公司”)为幌子,大肆非法开采“原石”生产石碴、石墨、沙子,对外销售牟取暴利。期间被告人侯某某通过王某进入公司,任黄某乙司机,在“康洁公司”成立初期,侯某某时常被安排购买非法开采设备零配件等日常工作。

  2018年4月15日前后,被告人王某、侯某某在得知黄某乙因非法开采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为了达到使黄某乙逃避法律制裁、公安机关打击处理的目的,王某指使侯某某迅速将“康洁公司”的会计凭证及记账凭证等账目从位于华州区东胜新街的永安工贸有限公司(原永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转移、藏匿至渭南市华州区盛世永安小区5B楼南侧车库内。该侯在明知藏匿公司财务票据等资料会造成公安机关取证困难,但是为了使黄某乙逃避公安机关打击处理,依然独自驾驶陕A5AL76白色丰田商务车来到永安工贸有限公司,并联系李某己(已判决)来到永安工贸有限公司,打开存放“康洁公司”财务资料的柜子后,该侯独自一人将存放于永安工贸有限公司内的“康洁公司”的收款收据、记账本、办公电脑等物品搬至该侯驾驶的陕A5AL76白色丰田商务车内,随即将“康洁公司”的财务资料转移至华州区盛世永安小区,并联系卫某某取得车库钥匙后,将公司财物资料隐藏在盛世永安小区5B楼南侧车库内。

  4月20日前后,被告人王某再次安排被告人侯某某等人将存放于永安工贸有限公司内的永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永安贸易有限公司的两家公司收款收据、记账本、借款合同办公电脑等公司财务资料转移藏匿至盛世永安小区5B楼南侧车库。该车库系黄昕、黄某乙兄弟二人私用。经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渭南市华州区康洁建筑垃圾处理有限公司会计记账凭证中审计出,该公司从2017年7月至2018年4月,销售收入17,125,273.80元;从扣押的永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会计记账凭证中审计出,永安投资公司理财吸收存款8019.15万元,对外放高利贷6518.20万元。

  2006年11月一天凌晨,在原华州区高速路入口处,受害人李某庚因发现前面车辆鸣着警笛,偶发了一句闲言而惹怒鸣警笛车辆上的黄某乙,即遭致黄某乙手持车辆方向锁对李某庚进行殴打,致其头部受伤。黄某乙殴打李某庚后并未罢休,随即又打电话召集被告人鲁某等人前来助威被告人鲁某纠集他人前来助威,并参与同多名人员持棍棒对李某庚进行再次围殴。出警民警赶赴现场,鲁某又指使他人妨碍警察执法,敲打警车玻璃,阻拦警车,增援警察赶到后,黄某乙等人才扬长而去,整个持续长达半个小时左右,其行为极为嚣张。被告人鲁某在黄某乙组织未成形前,帮助该团伙纠集多人在公共场所逞强耍横,无故殴打他人,妨害处警民警执法,严重影响公共秩序,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6年11月16日15时许,黄某乙与司某就石碴预付款问题发生争执,黄某乙让司某退回多余的款项,遭到拒绝后,黄某乙当即指使被告人刘某伙同白某甲对司某进行纠缠控制到永安贸易公司,黄某乙当面强令司某写下欠条遭到拒绝。黄某乙又指使刘某等人强扣司某的本田牌黑色CRV越野车,限制司某离开。次日凌晨1时许,司某步行准备离开,王某(已判决)尾随跟出并恐吓出租车司机不得拉载司某。王某与刘某在强行将司某拉拽上车进行控制时,导致司某心脏病突发倒在路边。杏林派出所民警到场后,将司某送至华州区人民医院抢救,王某等人一直跟到医院,继续对司某进行看守直至次日10时。之后,司某向黄某乙组织支付17万元后才赎回被扣车辆。

  2016年6月,黄某乙组织在对甘某某实施拘禁后,仍没有达到想要其全部偿还欠款的目的,又指使被告人刘某、李某伙同张某乙、白某甲、黄某某(已判决)等人继续跟上,长期对甘某某实施暴力催收。一天,刘某伙同张某乙、白某甲、黄某某又将甘某某拉上清收队商务车,黄某某持电棍对甘某某实施电击和恐吓,之后又拉回永安投资公司内进行看管,逼迫书写还款计划。

  综上所述,被告人刘某、李某、梁某某、张某甲、侯某某、鲁某的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二百九十三条、二百七十四条、二百三十八条、第一百六十二条之规定,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追究被告人刘某的刑事责任;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追究被告人李某的刑事责任;以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追究被告人张某甲、侯某某的刑事责任;以寻衅滋事罪追究被告人鲁某的刑事责任。